O(∩_∩)O卡迪

【快新】套路(ABO/车)

千峰随雨:

 


◇ 私设ABO,八千字全篇肉


 


>>> 


 


清晨,天边的阳光明媚得恰好,既不灼眼也不炎热,斜光照进窗户,室内一片亮堂。


这里是米花町的工藤宅。黑羽快斗走进门的时候恰好九点,刚刚搭乘地铁从江古田过来,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盒。


 


他进了门,先把饭盒放到了里厅的餐桌上,然后去了工藤新一的卧室,却意外地发现卧室里并没有他想象中还在酣眠高卧的人影。


 


相处也有一阵子了,他清楚自己恋人的脾性,学校放假的时候,如果没人或闹钟叫,工藤新一就算睡到日上三竿也不一定能自然醒。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不在卧室的话,那就是在图书馆吧。


 


工藤家的图书馆十分的大,藏书也极其丰富,不负图书馆的盛名,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忍不住为之咋舌。而这里也毫无疑问是某个身为福尔摩斯狂热爱好者的推理宅最爱呆的地方。


 


推开图书馆的门,果不其然看见了坐在椅子上低头看书的身影。碎金色的阳光从窗户外洒进来,将工藤新一黑色的短发都镀上了一层温暖的橘色光晕,看起来静谧而温馨。


 


黑羽快斗走上前去,脚步像猫爪子垫在地板上一样轻,还沉迷在书里的人无知无觉,直到肩膀上被拍了一下才惊讶地抬起头看向来人,枕在膝盖上的书被无意识打落,幸而黑羽快斗眼疾手快在它摔到地上前抢到手里,但他没有还给工藤新一,而是把它放到了一旁的几上。


 


被拿走了书的工藤新一倒也不恼,往椅背上舒适地后靠,抬起一双水滢滢的蓝眼睛望向黑羽快斗:“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早餐啊,”黑羽快斗掀起唇角,阳光落在他的虹膜里,湛蓝的眼浮光跃金,“你肯定还没吃过吧。把书放放,先去吃早餐。”


 


 


几片松软的面包,一杯热牛奶,两块松饼,还有一碟水果沙拉。工藤新一在一边吃着,黑羽快斗就趴在桌子对面笑眯眯地看着他,让工藤新一觉出了几分不自在。


 


“你不一起吃吗?”


 


“我在家已经先吃过了。”黑羽快斗笑着摇头,不知道是不是工藤新一见的罪犯多了,对这笑容起了几分疑心,总觉得里面透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深长。


 


以前明明不都是一起吃的吗?


 


工藤新一转念一想,从江古田到米花町说远也不远,说不远也还要不少车程,路上要是饿了还不如先吃了再过来,别人好心投喂自己,自己还要对别人疑神疑鬼是不太好。


 


吃完以后工藤新一把碟子杯子拿到洗水池冲洗干净,黑羽快斗就从后面搂住了工藤新一的腰,鼻尖蹭在他的后颈上,闭着眼沉迷地呼吸着他的味道。工藤新一被后颈上温热的吐息吹得有些微微发痒,不仅仅是后颈上的那一块白皙的肌肤,连心里头都跟被蚂蚁钻了似的,一颤一颤地抖。


 


潮湿的海风将他一层层包裹,来自湛蓝大海的气息危险又迷人,好似重重迷雾里塞壬的歌声。这是属于黑羽快斗Alpha情动的气息,如今散发在窗明几净的里厅里,要表达的意味工藤新一怎么会不知道。


 


“你一大早来这里是为了发情?”


 


“新一,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黑羽快斗轻轻啄着工藤新一的后耳尖,像是要将人暖融化了的吐息吹洒在敏感的耳后,怪盗的天赋声线刻意压低后是百倍的磁性诱人,“梦里你因我而流泪的样子很美。”


 


工藤新一不出所料露出了一双半月眼:“那一定是因为困的。”


 


黑羽快斗闻言忍不住噗哧笑出声,一只手不安分地掀开T恤衣角钻进去,沿着工藤新一的腰线往上,像蝴蝶翩跹般轻触紧致又柔软的肌肤,“在你心里我有那么差劲吗?听起来我要更努力一点才行。”




 


 


 


 


 上车请戳


 


 


 


 




 


他倒在工藤新一身上,望着恋人紧闭的双眼和流淌的泪水,心里一半高兴一半内疚,高兴在他的确让自己的恋人舒服到了极点,却也内疚于自己之前枉顾对方意愿的表现会让对方感到背叛。


 


他轻吻工藤新一的眼角,生理泪水与味蕾相拥。


 


“不是你想的那样,新一。”他的嗓音低沉又带着点沙哑,安静而轻柔,“那是潮·吹,虽然生理课上没有说过,但它是Omega舒服到极致的一种标志。”


 


工藤新一依旧闭着眼不理他。


 


“还有,你不用担心孩子的问题,”他唇角微掀,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我之前在家的时候已经吃过药了。”


 


Alpha用避孕药,在服用后半个小时起效,降低精子活性,使同床的Omega无法受孕,效用可以持续十二个小时。


 


工藤新一悄悄睁开一只眼,映入眼帘的是黑羽快斗扩大版的笑容。


 


居然被套路了……工藤新一睁开双眼,冷着一张脸对黑羽快斗怒目而视。


 


“新一,别生气了嘛,你看,什么事都没有。”黑羽快斗坐在床沿,右手插进了工藤新一汗湿的头发里,一下一下轻柔地捋过,像是在给生气的家猫顺毛。


 


“骗我说要我……生个孩子什么的,”工藤新一危险地眯起眼睛,“这叫什么事都没有?”


 


“只是一种情趣嘛,”黑羽快斗在对方恶狠狠的目光下依旧无所畏惧地笑着,“而且新一最后不是也很舒服吗?”


 


被对方做得爽到潮·吹,还误以为是失·禁……这种丢脸丢到家的事让工藤新一整张脸都烫了起来,小声嗫嚅道:“我没有Omega的常识还真是对、不、起啊。”


 


这次黑羽快斗忍不住大笑起来,要不是他们的床够大够厚实,只怕连床板都要被他摇动了。


 


虽然心里还生着闷气,但看见恋人这样无所顾忌开怀大笑的样子,工藤新一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你就先乐着吧,让我们看看到底谁才能笑到最后。


 


 


- END -


 


◇ 其实这一篇很早就写完了但不敢发,总觉得太耻了(*/ω╲*)。相比之下更满意以前写的另一趟车(《深海》),更注重相互驯养,灵肉交融一点。


 


◇ 新车传送《偷欢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听着歌,看着ME的故事,直接哭出声(;´༎ຶД༎ຶ`)
结果母上大人像看🐷一样看着我(⁍̥̥̥᷄д⁍̥̥̥᷅ ू )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